山河万里有清光

有人情痴得 不怕天地变

[靖苏]山河万里有清光 (二)下

设定


二、我在你身边



萧景琰甫一出现,不说梅长苏,连蒙挚都注意到他不同。

按往常,他见到蒙挚时,神情都较为亲近和放松,而今日靖王肩膀线条都是绷直的,像一条处在警戒状态、随时可能暴起的头狼。

梅长苏还未作表示,飞流就拦在他身前,小脸绷得紧紧的,随时准备同靖王干一架的样子。

看到飞流这样,萧景琰一愣,身上的敌意泄去大半,看着直愣愣地瞪着他的飞流,竟然无奈地哂然一笑。

梅长苏连忙圆场,躬身作揖道,“草民梅长苏,见过靖王殿下。这是我家护卫飞流,他心智有缺,冲撞了殿下,是在下家教无方。”

蒙挚大大咧咧,“啊对,这飞流呢,虽然心智不全,可是武功一把好手。我看啊,他是觉得殿下必然是高手,想跟殿下一较高下啊!”

萧景琰回礼,“梅宗主不必多礼,请进吧。”

蒙挚继续说道,“那天啊,我在宁国公府碰见飞流,以为是刺客,追着追着就到梅先生住的雪庐中了。我和飞流啊是不打不相识,我那天同他提起殿下您府上的演武场,他就非要来,我只好请梅先生一同过来,希望不打扰殿下呀。”

蒙挚花了一整夜编出的来访理由,萧梅二人都没仔细听。萧景琰三分心神在听蒙挚说话,而七分心思都在梅长苏身上。

此时是八月下旬,正是最炎热的时候。萧景琰在休息日里,在府中都是穿着简单的棉质T恤和牛仔裤,此时为了见客,才换了平日在法院上班穿的衬衫西裤。蒙挚作为禁卫军统领,理论上要随时传召,护卫宫廷,因此在此时是一幅劲装短打。而梅长苏却着一身苏绣暗纹月白长衫,长发绾起,一派洵洵儒雅的学者气质。他在这样热的天,把自己包得一丝不苟,竟然还是面色苍白,再加上天庭黯淡,嘴唇暗红,身形瘦削,倒是印证了江湖传言,梅郎的确病重。可是他一双眼睛是亮而慑人的,让人不敢小觑。

萧景琰把梅长苏请进大厅,蒙挚和飞流去了演武场,才屏退众人,与梅长苏面对面坐下。

“先生如今住在宁国公府。”

“的确。景睿邀我住在他家,盛情难却,我正好还未寻到一个合心意的宅子,就先在他家叨扰一阵。”

“先生与景睿早就结识了。”

“不过举手之劳,景睿心性热忱善良,让人不得不亲近他。”

“太子和誉王也是如此?先生交朋友的本事可真是让本王刮目相看。”

“在下与太子殿下和誉王殿下只是初识,谈不上朋友。梅某承两位殿下情,得幸能在陛下家宴做客,不胜感激。只是当时没有机会拜见殿下,梅某深表歉意。”

“哦?梅宗主有了太子和誉王这样的‘初识’,还想结交本王,不知道这两位要给先生多少好处,才能绝一绝梅宗主这样好交朋友的性格呢?”

梅长苏神色一肃,专注地看着萧景琰。这张脸他是极熟悉的,可这充满敌意的表情,和眼睛里露出的锋芒,都让他觉得如有芒刺在背。梅长苏不畏惧敌意,有时甚至享受敌意。但是当他面对的是来自萧景琰毫不掩饰的敌意的时候,他反而觉得格外的如坐针毡,心如刀绞。

“靖王殿下,我只想与你一个人交这个‘朋友’。”

萧景琰脸上一切表情都消失了,他只是死死地盯着梅长苏的眼睛看,“此话怎讲?”

“我不会选太子或是誉王,或者任何一位皇子。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梅郎运筹帷幄,算无遗策,可偏偏输在知己知彼上。

如果萧景琰昨日没有在庭生门口见到他,没有对他的身份起疑,也许他的计划真的会成功。可当他的身份只剩下敌人或故人两种可能,他此时再来认萧景琰为主,其中意味在萧景琰眼中不亚于自揭身份。

什么样的人知道庭生的存在和他的下落,且能让庭生对萧景琰三缄其口?什么样的人身为琅琊榜首,弃誉王与太子之青睐于不顾,反而要辅佐靖王?

萧景琰从前知道的人中,有才华堪比梅长苏、有理由行这些看似无理之事的,实在是屈指可数。

梅长苏是赤焰故人。

梅长苏对萧景琰内心的惊涛骇浪毫无所知,微笑道,“我选靖王殿下,是因为殿下与众不同。”

萧景琰双目如电,灼灼的看着梅长苏,“先生此话怎讲?”

梅长苏道,“当年故祁王殿下欲谋之事,虽说不上是众人皆知,但若是有心,不难知道。”

萧景琰听他谈起祁王,下意识地紧绷了起来,面容严肃,双目圆睁。梅长苏在心里暗笑他像头小老虎,朝他微笑了一下,轻轻地抬了抬手,好像在隔着一段距离抚摸老虎毛绒绒的前爪,以示安抚,“殿下不必忧心。祁王殿下深明大义,梅某佩服不已。祁王殿下当年所图之事,殿下耳濡目染,想必一定同祁王一心,梅某可有说错?”

萧景琰固执地不肯红了眼圈,不承认,也不否认。

梅长苏继续道,“祁王殿下过世时,梅某尚且不成器,虽然崇敬祁王殿下先天下之忧,却无法做些什么。如今,若是能助力殿下成事,梅某还愁不能青史留名么?”

“梅宗主若是为名为利,选择太子或者誉王不是简单得多?”

梅长苏摇头,“梅某所求并非荣华富贵。纵观历史,出将入相,功成名就者不少,多梅某一个不多,少梅某一个不少。祁王未竟之志,是扭转乾坤、流芳千古的事,殿下以为,这样的事,有多少人能够碰得上,又有多少人能做得成呢?”

萧景琰冷笑道,“好一个麒麟才子!我倒要奉劝先生一句,先生若是下定决心助我完成祁王兄的遗志,还是趁早收了这些不该有的心思!祁王兄仁爱清明,我挚友林殊嫉恶如仇,当年一同筹划此事之人,无一个不是心思澄澈。若是他们泉下有灵,知道是这样想的人在完成他们的毕生理想,倒恨不得先生趁早放弃得好!”

梅长苏知道虽然他话里毫不容情,实际上是答应了的,再加上看到萧景琰言行之间显露一颗赤子之心丝毫未改,整个人气质轻松愉快许多。这样源自灵魂的快乐是难以遮掩的,从灵魂渗透进他尽量维持的不动声色的表象里,让他表情看起来一时间有些古怪。

梅长苏稳稳心神,换成冷酷表情道,“殿下不必担心,不论梅某如何想,是绝不会改变梅某要如何做的。只是不知殿下有没有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

“若要成事,殿下须得斩落太子与誉王,赢得皇位。要让两个风头正劲的皇子与皇位无缘,其间有多少曲折和血腥,殿下须有心理准备。”

萧景琰不语,像是在仔细端详他,又像是在沉思,目光深沉,似深海不起波澜。梅长苏深知点到为止,不再继续逼他,又预计蒙挚和飞流行动已经成功,于是告辞离去。




本章标题出自埃姆朗·萨罗希《我在你身旁》

我在你身旁

而你走下七重屋宇

四处将我寻找

你在我身旁

而我穿越七道丛林

四处将你寻找。




还是没把他们要搞什么事写出来,郁闷。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