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万里有清光

有人情痴得 不怕天地变

[靖苏]山河万里有清光 二(上)

设定


一、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二、我在你身旁


梅长苏急得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我说宗主啊,您就别转了,我眼都晕了。”黎刚在一旁抱怨。

“乐意!”飞流斩钉截铁。

“对,我乐意转!不爱看就出去!”

黎刚表情苦兮兮的,“您这不是难为我吗,您再想想,靖王殿下有可能把那地图放哪了?”

“我都这么多年没去过靖王府了,他中间还结了一次婚,我怎么知道他又添了什么陈设?”

“那我猜您就只好自个去瞧一瞧了。”

“我自个去瞧一瞧……”

“对,您自个去瞧一瞧。”

梅长苏眼睛一转,脸上又有了笑容,转头问飞流,“飞流,我们去靖王家里玩好不好?”

“好看?”

“呃,我觉得他家里应该不好看……”飞流脸色一垮,梅长苏立刻补救,“但是他府里有很多会武功的人,你可以跟他们切磋切磋。”

飞流拒绝,“无聊!”

梅长苏再转转眼睛,“那叫蒙大哥过去陪你切磋好不好?”

飞流几乎都要蹦了起来,自从蒙挚第一次来苏宅,他俩谁都没在对方手里讨到好过,飞流一直缠着梅长苏要和蒙挚“切磋”。

问题解决,梅长苏眉开眼笑地团回了软塌。

黎刚也松了一口气,“宗主,您现在可以喝药了吧?”

梅长苏的脸立刻垮了下去,表情和飞流半分钟前一模一样。

幸好蒙挚今夜不必值班,他得了梅长苏的守护神传来的消息,立刻赶往雪庐。

“我说小殊啊,”蒙挚双手撑着膝盖,如坐针毡,“你半夜找我来,有什么要紧事?”

“请问蒙大哥明日可有空?”

“明日上午无事。”

“很好。那拜托蒙大哥明日上午带我和飞流去拜访靖王殿下。”

“这……小殊,你不是说尽量不和景琰关系太近吗?这是去做什么?”

“我们去偷东西。”

蒙挚吃了一惊,“什么东西这样紧要,还要你亲自去一趟?”

“蒙大哥,你可记得,我和景琰十五岁之后,做什么坏事都没被抓住现行过。”

“不错。你生辰那天,你和景琰还把林厅的魔杖给偷了,这可了不起。我当时可对你们俩的潜行水平刮目相看。据我所知啊,林厅的魔杖从不离身,就放在……”

“他戒指里头。不过这不是重点。我们当时能成功,并非拜潜行技术所赐,而是靠着一张地图。这张地图是我和景琰花了两年时间亲手所作,可显示周遭的地形和来往行人。比方说,如果景琰现在拿着这张地图,若是往宁国公府这边走,就能看见一个写着蒙挚的圆点和一个写着林殊的圆点在雪庐里,还离得颇近。”

“啊,那这可怎么好?你的身份不就泄露了?”

“我这些年里自己做了一张一模一样的地图,只是这上面我的名字是‘梅长苏’而非‘林殊’。而我需要一个人去帮我替换地图。蒙大哥你曾是景琰的骑射师傅,又与他素有来往,昨日是景琰生日,你亲自去拜访一番,不足为奇。而我一个玩弄权势的谋士登靖王府的门,就显得很不合适了。”

“可是你去找他,你说什么呢?”

“择主。若我同景琰说,我要选他,景琰必定认为我此次前来目的在于择主。这倒不假,可是择主随时可行,不一定非选在今日。我既然有选择择主之日的权利,自然得把它用于掩护之后偷地图的行动。偷地图一事紧急程度远高于择主,景琰一日手里拿着写着我真名的地图,他就一日在身份暴露的可能之下。如果景琰认定了我今日之行是为了择主,那么景琰必然不会怀疑我来靖王府是否有什么别的目的,而偷地图的行动则会顺利得多。”

“哦!”蒙挚一拍大腿,“这是一招围魏救赵!”

“我只需蒙大哥带着我进去,我来猜景琰把地图藏在哪里,之后就拜托飞流将地图换了即可。”

“你对自己对景琰的了解真有信心啊。”

梅长苏神色有些黯淡,并没有回答,而是转而叮嘱蒙挚,“另有一事,蒙大哥须得尽快同景琰言明立场。否则等我搬出宁国公府,景琰常来走动,难免要泄露。”

“我明白。”

梅长苏叹了口气,微微向后靠在软塌上。他手指不断地搓着袖子一角,遥望窗外的一棵石楠树。

 

金陵城中,消息传得比猫头鹰飞得还快,即使是萧景琰这样不涉朝政的人,随意一问,也能连夜间打探出这所谓麒麟才子的履历。

被琅琊阁排为公子榜第一名的梅长苏,师从太傅黎崇,传言拿过四个博士学位,发过十个不同领域的SCI论文。他两年前到北燕做访问学者,却借机扶持了没人看好的六皇子上位。这样的经纶手如今到了金陵,做了国子监大学的校长,就立刻同誉王和太子同时搭上了线,好手腕叫人佩服。

萧景琰一贯瞧不上这种投机者,可是他昨天傍晚所见,却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位名动天下的麒麟才子究竟是什么人了。

见他去庭生那里,动作熟悉自然,不像是初次。而庭生从未向他提过有别的人时常去拜访他,除了五年前在林中救了他一命,又教他读书写字的苏先生。

梅长苏,苏先生。

若是梅长苏真是苏先生,那他极有可能是个城府极深,不可不防的敌人……

亦或者,一个不可不见的故人。

为了庭生,为了祁王兄的血脉,萧景琰必须见梅长苏一面,越快越好。

他正想着,列战英进来,略行了个礼,禀道,“殿下,蒙大统领来拜访您。”

萧景琰抬首,“快请进。”

“他还带了两位客人。”

“哦?”

“梅长苏先生,和他的一个小护卫。”

萧景琰立刻站了起来。




本章标题出自埃姆朗·萨罗希《我在你身旁》

我在你身旁

而你走下七重屋宇

四处将我寻找

你在我身旁

而我穿越七道丛林

四处将你寻找。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