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万里有清光

有人情痴得 不怕天地变

[靖苏]山河万里有清光(一)中

设定


一.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在十年前的“817”事件发生后,没有任何人敢在梁帝面前提起这桩往事。尽管如此,梁帝本人似乎对这件事难以忘怀,以至于每年一到这一天,他一定会在夜里梦到已故的宸妃,祁王,林燮和晋阳公主。午夜,梁帝冷汗涔涔地从梦中醒来,披着打湿的华丽睡袍颤着声音召高湛,要在第二天中午设家宴,要他所有子女和妃嫔都和睦柔顺地出现在他面前。

久而久之,每到这一天,各宫不必高总管提醒,就会做好赴宴的准备。由于这一年一次的家宴的缘由是不可言说而又在众人之间心知肚明的,反而没有人提起这天是个别的什么日子。

然而,不被提起的,不代表是被忘记的。

萧景琰一早醒来,发现床头放着几件包裹好的礼物。侍女见他起了,才在门外低声禀道,说是静嫔娘娘、言小侯爷、萧少爷、蔡大人和蒙将军等人送来的生辰礼物,列管家一炷香前拿进去的。

萧景琰刚洗漱好,正要吃早饭,却见到言豫津的豹猫守护神跃到他面前,用言小侯爷的声音嚷道,“七哥生日快乐!祝七哥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景睿跟我想请七哥喝个早茶,不知道七哥赏不赏光啊?”

在与皇室沾亲带故的一众子弟中,萧景琰与言豫津和萧景睿之间关系最为亲厚。近几年来,萧景琰在皇室中和他人来往不多。因为他曾带他们长大的情分,这两个年轻人对萧景琰而言与其他人不同。在言、萧两位公子中,言小侯爷同萧景琰亲戚关系远些,反倒跟他关系要更加近些,其中一则原因是小侯爷本人是从不见外、开阔爽朗的性格,正合萧景琰胃口;其中又一则原因是小侯爷和他的幼妹景宁公主性格投契,经常玩在一起。言豫津由于景宁公主的缘故,非管萧景琰叫哥不成,“景宁管您叫琰哥,我一个大男人嘛,叫琰哥就太娘了,不好;我就叫七哥好了。”萧景睿这个正经同萧景琰有亲戚关系的在旁边脸烧得通红,也只好和言豫津一同改口。

萧景琰想着他今天本来也无事,于是就答应了两个年轻人的邀请。

他落座时,萧景睿和言豫津都已经到了。

萧景琰微笑着打趣道,“今天豫津怎么起得这样早。”

“给七哥庆生嘛,不早怎么行。”

言豫津随他父亲,说话极圆滑。他虽然嘴上这样说,实际他们早早喝早茶是为了给中午梁帝的家宴腾出时间,也为了让萧景琰在这个极特殊的日子里过得开心些,这些事大家都心照不宣。

萧景琰虽然直来直去,但他心细如发,立刻知道言豫津的用心,只好感激承情,“有劳费心了。”

言豫津半倚在桌子上,轻敲着桌面,“唉,七哥要是听曲的话,我们应该去妙音坊的。听说最近宫羽姑娘要出新曲子,没准去的话还能听到她练习呢。”

萧景睿横他一眼,“说什么叫七哥听曲呢,七哥公职人员,跟你能一样吗?再说了,妙音坊的吃的哪有这里的好。再说,这也是你选的馆子。别说话了,这小笼汤包再不吃等凉一些就不好吃了。”

在金陵城中,论吃喝玩乐,纪王第一,言小侯爷属第二。他选的馆子和萧景睿点的菜都是极好的,一顿饭自然吃得宾主尽欢。

“你们俩下个月该开学了吧。”

“诶,对。”

“景睿,你定好学什么了?”
“是,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学魔法理论原理。家里头爸爸妈妈这边有青遥大哥主持家业,父亲母亲那边谢弼已做得很好,我倒是可以轻松自在地学些想学的东西。”
言豫津一撇嘴,“卓大哥走镖,谢弼从政,你干哪一边不都是抢他们饭碗。”

萧景琰叹口气,道,“你也实在是不容易。不过能学些喜欢的也是好的。”

言豫津扯着嗓子撒娇,“七哥你也不问问我。”

萧景琰一笑,“你我还用问?你不是早就定了法学院?”
言豫津小鸡啄米,又怅惘地托腮道,“唉,我就希望我爹能看在我学法律的份上,就算是为我学业,也多回来几回。”

萧景琰默然。他记忆中,言叔并不是这样冷冰冰的性格,反而小时候常在林府看见他和林燮把酒言欢。而时过境迁,言叔越来越冷漠,在那件摧毁了无数人生活的惨案发生后,言侯也像无数人一样,被摧毁了。萧景琰仍记得他躺在病床上,发现一个哭得不停打嗝的萧景睿带着一个哭得不停打嗝的言豫津跑了进来,扒着他的床沿。他们三个人,一个没了长兄、老师和挚友,一个没了兄长和姨母,一个没了兄长和父亲,对着彼此都不忍心流下泪水来。

言豫津坐直了身子,胳膊捅了捅萧景睿,“对了,前几天碰见苏兄那件事你跟七哥说下呗。”

“苏兄?”

“是,我前几天在浔阳参加一个学术论坛,正好碰见苏兄。我那天不小心喝的多了,苏兄把我带到他的院子里去照顾了一下。”

“然后等我和卓大哥去找他的时候,才发现景睿这位苏兄可不得了。你猜这苏兄是何许人也呀?”

萧景睿伸手打了他一下,“别卖关子,说得就跟你当时想起来苏兄是哪位了似的。”

萧景琰老实答道,“我想不出来。”

“正是麒麟才子梅长苏!”

“江左学派的那个梅长苏?”

“不错!而且最近苏兄也在金陵,你猜猜这是为什么?”

萧景琰只好继续答道,“我猜不出。”

“他要来国子监大学当校长了!你说景睿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随随便便就在大街上被未来的校长捡到。哎呀,我听说梅校长有个法学学位啊,说不准他能指导指导我呢……”

“苏先生前几个月才发表了一篇牢不可破咒原理分析的论文,写得深入浅出,有机会真想拿着他的论文向他讨教一番!”

“梅校长日理万机,哪来的时间理你啊!”

萧景琰看着两个弟弟斗嘴,心情却很难像他们一样愉快。十年来,他的生活终于慢慢走向平静,像一片深潭波澜渐止,不论水面下如何暗流汹涌,总能维持表面的安宁。可是今日豫津和景睿带来的消息却莫名让他觉得心中一跳。他从二楼的雅座向外看,这又是金陵城中一个平静而忙碌的早晨。




章节标题来自于普希金的《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

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评论(4)

热度(6)